华体会体育网页
导航
狐椒微论坛 元宇宙登录指南已送达请查收
发布时间: 2022-08-24 14:19:54 来源:华体会体育官方网站 作者:华体会体育在线登录

  2021年11月19日,洞见战略智库-产城会客厅《元宇宙对数字文旅IP构建的终极影响》(暨“狐椒微论坛”第30期)重磅上线,搜狐焦点狐椒文旅、凤凰网-风直播作为媒体支持同步转播,覆盖观看人群超过万,纯干货分享,口碑爆棚。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博士后、清大文产(北京)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洞见战略智库首席顾问、《文旅有李》主讲人作为主持人,与北京大学计算机视觉与图形图像学士&硕士、爻宇宙发起人、悉见创始人和1024meta创始人、PandaGo全球文旅可持续发展计划发起人、清大云链(北京)数字科技有限公司CEO,就有关元宇宙大家普遍感兴趣的话题和元宇宙与文旅产业融合发展的未来图景进行了深入且“好玩”的探讨。本文根据直播现场嘉宾分享内容整理而成,干货满满,建议收藏!

  李季:近来元宇宙概念持续火爆,说万物皆可“元宇宙”也不为过。一个沉寂了29年的概念突然火爆全球,领跑了科技界、资本圈。它是资本炒作还是新的赛道?是镜花水月还是触摸得到的未来?是新瓶装旧酒还是科技新突破?今天就请北京大学计算机视觉与图形图像学士&硕士、爻宇宙发起人、悉见创始人刘怀洋和1024meta创始人、PandaGo全球文旅可持续发展计划发起人、清大云链(北京)数字科技有限公司CEO任鹏一起来聊一聊。首先让我们欢迎北京大学计算机视觉与图形图像学士&硕士、爻宇宙发起人、悉见创始人刘怀洋为大家做分享。

  刘怀洋:将近一年的时间以来,元宇宙的消息铺天盖地,甚至我们看到韩国首尔整个城市都要开始做元宇宙,一些大厂、巨头都怕自己在这波潮流里被甩下来,我们在这方面也做了长时间的积累,只不过原来可能不叫元宇宙,其实底层逻辑是一致的,今天我用非常短的时间来跟大家分享,什么叫虚实共生?虚实共生的元宇宙怎么来做,它跟文旅怎么样结合?IP如何以比一维二维的更好的方式让大家参与进来。

  大家看到的大厂的动作基本都在这几个层面,硬件终端方面苹果消费级的AR眼镜快要面世,库克说在他退休之前最后一件大事儿是要把AR这事儿干成,Facebook在AR、VR上投入了一万多人,并改名为META,其Horizon Workrooms呈现了VR的场景体验,包括Oculus头盔单品销量已经超过1000万台,微软现在也在做元宇宙相关的事,其实在比较早之前,从15年开始微软就是AR领域硬件最强的,HoloLens一代、HoloLens二代是非常标杆性的产品,二代的军方定制版也在今年拿到美军220亿美元的订单。另外,现在很多新起之秀Epic、Roblox等其实背后都有腾讯的投资,马化腾在一年前说全真互联网时代要来了,字节跳动90亿元收购Pico,这些都是我们看到的,挑两个非常典型的案例,看看它们背后代表了什么?

  逻辑1: 创作者经济崛起今年3月份Roblox上市,在两三个月的时间中其市值就达到500亿美元,目前市值已超600亿美元,而在一年前它的估值才只有40亿美元,翻了十几倍。很多人可能对Roblox里的美术风格、玩法等不可理解,不明白为什么它会这么值钱? 事实上Roblox将近5000万日活用户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它代表了一个在接下来十年二十年可能非常重点的新经济模型——创作者经济。

  Roblox说我们做的不是游戏,我们做的是一个开放的虚拟世界,这个虚拟世界由无数个小体验组成,每个体验都不是Roblox自己创作,而是它的用户创作,这些用户很多都是十三四岁的小孩,他们在上面做体验、做游戏,能够年入上百万美元。Roblox有三个重要的点,一是它提供了一个非常低门槛的众创三维场景的能力,是开放式创作底层的技术架构。二是在Roblox里创作的作品可以流通,它可以被体验、被交易,能够产生分账,这是它的经济模型,虽然这个经济模型还是中心化的。三是Roblox是一个高活跃的虚拟社区,每个人在其中都有第二身份,在现实世界中被安排的小孩在这里可能是一个园区的园长,可能是一个城市的市长等等,有各种各样的可能,这背后隐藏着一个很大的数据,就是游戏和游戏化。明年游戏产业将会达到一个惊人的数字,全球游戏总用户量会超过30亿人,尤其是以中国为代表的亚太地区将会突破18亿人,这还不算游戏化,把游戏展开出来,比如说文旅,剧本杀、密室逃脱各种各样其他产业,甚至是游戏化营销,它的用户基数更大。 游戏产业相对于其他互联网产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就是用户的付费意愿以及用户的粘性更大,背后另一个逻辑就是人均GDP的增长,我国人均GDP已超过1万美元,以后到2万美元、3万美元、5万美元的时候,我们把钱花在哪里?尤其是Z世代、00后的年轻人,大量的钱不可能用来买馒头,而是要花在精神消费、文化消费上面,这是今天我们探讨元宇宙和文旅、IP相结合面向未来巨大市场的底层逻辑。逻辑2:虚拟资产的流通变现可能绝大多数人对Axie Infinity的火爆是无法理解的, Axie Infinity从诞生到今年初年一直不温不火,上半年突然爆火,在7月底单天的营收流水达到《王者荣耀》的三倍,为什么?

  Axie Infinity游戏画风非常简单,在游戏产业专业人士看来都不入流,但它的底层是一套区块链的经济模型。在游戏里每个玩家可以买三只Axie,可以用Axie进行对战(PVP、PVE),非常简单的游戏逻辑,但所有Axie都是NFT的虚拟资产,都可以作为玩家自己持久化确权的资产。游戏中的Axie跟Axie之间还可以生小Axie,最多可生7代。Axie Infinity是用一种游戏化的方式让虚拟资产更好的流通起来。Axie Infinity是在以太坊上的一种新的经济交易和流通手段,这是它的底层逻辑。很多人把Axie Infinity的游戏机制跟传统游戏的“Free to Play”做对比,叫“Play to Earn”,人在玩游戏的时候可以打工挣钱。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组织叫YGG( Yield Guild Games),这家组织自己没有什么资产,他们自己投钱买了很多个Axie,然后把这些Axie像借贷公司一样,借给没有钱买Axie的玩家,他们打游戏挣钱,挣了钱再分成,现在YGG估值也已经很高,还发了自己的数字货币。在东南亚的菲律宾、马来西亚很多人的月薪只有200美元,但在Axie Infinity里可能能挣到3、4百美元。逻辑3:信息交互模式的迭代互联网未来的发展不管是叫空间互联网还是元宇宙,它的核心逻辑是信息交换,甚至我们可以说文明的本质就是信息交换,物质和能量可以被作为文明进化的燃料给消耗掉,但是信息是永生的,尤其是具有真正唯一性的、稀缺性的信息是可以被延续的。

  古代虽然没有计算机电子化的信息生产方式、生产手段,但从用结绳记事到甲骨卜辞、简牍帛书,再到古法造纸、活字印刷,其实我们都是在解决同样的问题,怎样让信息传承下来,怎样让信息在人与人之间,跨地域、跨国界之间产生更好的传递。现代计算科学的三巨头:图灵发明了计算理论,香农提出了信息论,冯·诺伊曼制造的结构计算机,带领人类进入现代计算机时代,尤其是从1995年到现在的不到30年间,产生的经济增量和信息密度远超以前任何时代所累积的。所以,现在大家对于元宇宙之所以这么有信心,虽然短期内也存在泡沫,但长期来看,它可能会产生几倍甚至十倍于互联网的信息密度和有价值的信息交换。从电脑到Web1.0门户和搜索时代到Web2.0移动互联时代,接下来到空间互联网时代,其实都是在解决信息交换的问题,这是第三个层面的本质逻辑。

  再往前走,比如说2030-2050年可能能实现电影《头号玩家》里所展现的全感官可协同的穿戴设备,但那仍然是十年以后的事,那么最近这十年到底能做什么?这是我们应当重点要去关注的,要在这个迭代的过程中小步快跑,我们认为这个阶段是妥协的,只能算是Web2.5,在这个阶段我们要接受所有东西的妥协,接受内容的不成熟,接受终端的不成熟,接受硬件设备的不成熟,但这个妥协的过程有一个很重要的词——虚实共生。因为我们是生活在物理世界的,我们脱离不了物理世界,谁能打通物理世界与数字世界,实现互联,连接分散的体验孤岛,让资产产生互通,用户的心流产生互通,谁将是这个时代的玩家。

  此前Niantic的CEO说Facebook纯虚拟的元宇宙是反乌托邦的噩梦,基于真实世界的AR元宇宙才是人类的未来,Niantic是AR元宇宙虚实共生领域商业化最成功的公司,他们发布了Niantic星球级AR 联盟(Niantic Planet-Scale AR),已集结了很多内容生产者,Niantic的头部产品叫Pokemon Go(口袋妖怪),从2016年上市以来,五年营收超过50亿美元,它是把非常经典的超级IP游戏化赋能到各个场景,其实不止是超级IP,基于创作者模型,基于像Rec Room、VRChat这种新的体验社交场,很多小IP,基于神话、历史传说各种各样的IP是接下来十年的巨大机会。未来的城市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当大家戴着VR眼镜或是拿着手机,远程进入同一个虚实共生的世界,在这个场景里有非常多的事情是可以流通的,而且电商也可能变成虚实共生体验模型。 很多人可能会觉得虚实共生和数字孪生是类似的,两者有一些基本的数据是类似的,但商业模型流通度是完全不一样的。简单来说,我们把工业的或者城市的三维模型构建出来,去做一些IOT的映射,数据的实时互通渲染出来,摆在展厅里或数据中心,用来做数据管理、数据治理,它有其价值,但它不是我们想要的虚实共生元宇宙。

  第一,虚实共生互通。我希望任何人在现实世界,比如说你在故宫里走着,通过AR手机、AR眼镜等设备,可以进入虚实共生的故宫,你可以任意选择200年前或者600年前的故事;在纽约在新加坡在其他任何地方远程的人来不了故宫,让他带个VR头盔或者其他终端,以虚拟角色进入虚拟故宫,并且跟其他人实现实时社交,他的avatar可以和别人手牵手一起去逛街一起去解谜,这就是全平台互通性。第二,宏大且永续。大家应该也体验过一些AR场景,扫一个logo出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种AR只能说是简单的辅助性营销工具。而当你能够把整个地标、城市形成一个统一的、永续的基础设施的时候,这里面的数字资产将永远存在,你随时来随时可以走。第三,开放共创共享。正如前文提到的Roblox所表达的开放、共创、共享,一定要让所有的用户可以在里面自由的探索、自由的构建、自由的交易。第四,反向产业赋能。我们所说的虚实共生强调的不是完全脱离物理世界,而是反向产业赋能,我们让现实世界的场景也可以享受数字世界的魅力。将全球文旅地标、文化体验、城市空间、IP场景等融入开放世界,探索剧本杀、密室、社交、游戏等反向赋能现实世界。 我们发起的爻宇宙,“爻”来自《易经》,天地阴阳曰爻,四方上下曰宇,往古今来曰宙。把现实世界进行数字化复刻,然后在里面开发剧本杀、游戏、故事,再打通所有平台,这种方式能够让数字世界和现实世界产生很好的互动。 我们的爻宇宙里包含“爻图”、“爻览”、“爻坊”。以的“爻图”来说,我们理念是全民可用,只有全民可用它才会真正成为互联网级别可普及的。如果你做的数字地图,只能专业的人去测绘去采集,那这个应用是很难普及的。所以我们在基底做了非常多的技术烘干,综合运用人工智能、自动驾驶、高精地图、甚至航天导弹惯性导航的一些技术,经过长时间的研发做出了一套“爻览”的地图框架,任何人都可以采集信息并上传到云服务,然后我们全自动化的AI流水线就可以重建出一个点云地图,在这个点云地图里用户可以创建自己的资产。未来“爻图”还会适配所有的AR、VR终端,让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可以实现场景交互。 “爻图”已经完全成熟,是一个完全自动化的可以进行空间地图重建的地图引擎。“爻坊”目标是成为一个类似于Roblox的低代码甚至无代码开发的平台,用户可以直接拖拽、选用各种模块,填上自己的设计和内容就可以开发,开发出来的场景还可以热更新,在你所有的终端上实时加载来体验,把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通过大家创作的IP故事形成有意思的体验。 “爻览”呈现的是类似于电影《失控玩家》里的场景,其实大量的街区都可以做成这样的场景,里面可以叠加非常有意思数字化内容,小到博物馆、艺术馆,大到文化街、步行街、购物中心,甚至景区、小镇、城市,都可以提供一致的、统一的体验,但这种体验也不只是通过爻览App才可以获得,它可以赋能给各种各样的开发者,可以做自己的App。 这些场景不仅是可以提供密室逃脱、社交游戏等玩法,同一套技术也可以用来做B端或G端的消防巡检、运维沙盘等数字化管理和治理。所有数据连通,才是我们元宇宙之前的这个空间互联网阶段的基础设施,这个基础设施我们已经打包成模型,大家可以一起去创作。虚拟世界的生产,是一个从PGC到UGC再到AIGC的过程,会产生大量IP,这些IP就是可确权的资产。 最后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多种经济模型相互打通和流通,玩转一种经济模型就可以产生巨大效益,Axie Infinity是一个比较好的案例,未来可能会出现更有价值的模型,能够产生持续性的、人类共识的资产,元宇宙才不会。李季:感谢怀洋的分享,接下来有请1024meta创始人、PandaGo全球文旅可持续发展计划发起人、清大云链(北京)数字科技有限公司CEO任鹏为大家做分享。

  任鹏:本质上我们认为元宇宙是人在现实世界中体验感的一个升级,这种体验感的升级由六个部分构成。硬件接口及后端操作系统(VR/AR/MR/脑机接口)后端基建(5G/算力与算法/云计算/边缘计算)底层架构(引擎/开发工具/数字孪生/区块链)核心生产要素(人工智能/AI开源平台)内容与场景(游戏内容/视频内容/社交/To B应用)提供技术与服务的协同方(上下游生态合作伙伴)从全球来看,我们先来解构几个国家目前元宇宙发展的比较优势。美国,技术研发优势。中国,庞大的用户基数和天然的社交基因优势,以及后端基建未来的后发优势。韩国,韩国已宣布首尔是第一个元宇宙驱动的政府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务平台,同时他们也提出了虚拟数字人,其主要应用场景是一些偶像工业方面。日本,日本比较有优势的是IP储备,很容易从文化创意内容,向游戏、演出、会议、旅游等场景去延展。

  刚才怀洋总也讲到了Axie Infinity这个数字化游戏,一半菲律宾人都在玩,它是play to earn的商业模型,英伟达的人工智能会议应用场景,还有Justin Bieber的演唱会现在能够完全全息映射到物理世界,我们通过一个可穿戴设备就可以接入这个场景。我们如何利用城市数字IP创建融合场景以及生产和制造一些优质的NFT资产包?以城市为单位,塑造一些集约型的IP场景,也就是如何去IP化城市的一些地标产业和核心消费场景的数字资产。城市文旅文创的数字化IP资产图谱城市的数字资产,我们认为是分为七个核心维度,其内容涵盖一村一品、市政成绩、市民画像、图文影音、小城故事、名人传奇、数字名片、城市礼物、文旅护照等,这些都是一个城市最基础的数字化IP资产,这些资产如何具备元宇宙里数字版权保护技术,具备虚拟资产付钱功能。挖掘更多的数字IP,最终形成城市的核心竞争力,这是我们现在主要的投资及研究的方向。

  从手办、盲盒的火爆我们看到了Z世代的购买行为和城市数字资产的关系。我们把这些盲盒通过数字化手段开发一套或者成序列的数字IP矩阵,再把这些形象定向开发成一些数字化的手办和盲盒,嵌入NFC芯片,使用我们的超级码功能来激活更多的数据消费场景。我们为城市开发这样的一系列数字手办可以应用到青少年学习、旅游、购物等场景,一个城市的过去和未来在某种意义上都可以在元宇宙里实现资产化。我们的1024meta计划是想在一个城市的物理本体空间之上,利用游戏来提升体验,尤其是城市的文旅场景和数字消费的增量模式。我们很快也会在北京、杭州、长沙、重庆、济南这几个城市开启这个计划,实际上是offline -Merge- online,一个线上线下混合的城市,包含IP的互动、资产的交易输出、社群的构建。我们在城市里玩游戏,使用元宇宙的游戏机制,把整个的城市的数字消费地图上云上链,进而产生一整套经济体系和生理系统。在数字化文旅资产打造这个版块,我们的布局叫Pandago全球数字文旅可持续发展计划,我们称之为Links The World。

  实际上元宇宙链接就是真实世界和数字世界,世界上每一个城市都有自己非常独特的个性、资源和文化,因此场景设计师和数字媒体艺术家可以在这个层面上创造更多内容、消费场景和NFT资产。 其中一个案例叫做“汴河宇宙”,它是将《清明上河图》数字化,将其中的场景如铁匠铺、磨坊、钱庄等变成数字资产,给里面每一个人物赋予不同的个性、风格、名称来构建模拟空间。这个虚拟空间中的人物、资产我们也可以开发出一系列数字手办和数字钥匙,每个手办里有它自己的一个小元宇宙,它的前世今生、它的羁绊、它的功能。用这个角度来思考,其实城市的文化地标和物理空间,都可以映射到这样一个元宇宙世界去形成资产包。

  众多的虚拟偶像、虚拟歌姬等虚拟人物,我们如何去经营它们或者是策动它们来产生更多的元宇宙数字内容,对此,相信大家已不陌生,清华的华智冰——第一个虚拟人工智能的同学,接代言接到手软的时尚AI形象AYAYI。虚拟人设具备一个很好的特征,它不会老、不会疲倦可以24小时工作,比如直播。未来虚拟数字人可以进入我们每个人的家庭,我们通过一些动作捕捉设备可以很快的很便捷的输出自己的一个虚拟形象用于直播带货等工作,它可以学习我们的声音、话术,当我们累了的时候帮我们干活。

  柳夜熙大家应该都看过了,这支短片的制作成本估计不到100万元,但它24小时涨粉一百多万。虽然它不是人,但带货能力一点都不比真人差,数字人时代已经彻底到来。

  未来我们也会利用数字IP+NFT+数字消费场景融合的模式,我们的数字IP、数字手办在可变的、多元化的场景中无缝切换。我们还打造了一个护照系统也可以理解为一个城市的旅游消费地图系统,在这里你可以签注、打卡、集勋章、升级,根据游戏机制在线下场景完成一些任务,比如说完成一个剧本杀可获得一杯奶茶之类的任务。

  原来没有人去的景区在元宇宙世界里可以去打卡,去构建自己的资产,去完成各种各样的任务,来实现自己在元宇宙里资产的升值,所以无论日漫、潮玩,还是二次元、电音、汉服、洛丽塔等等都可以在元宇宙世界里自由切换。我们也用这个模式搭建了一些基于可装配式房屋构建的线下数字文化公园,通过这种模式承载新兴的业态,线上线下呼应,这种体验是非常棒的。去年我们“参加”了《天问一号》发射,在文昌这样一个城市,我们如何叠加一层数字化IP和数字消费场景。我们基于这个公共事件做了一个小游戏,同时在北京的SKP四层,我们做了一个“向星辰大海出发”的小活动,在现场直播带货、拆盲盒等,其实就是将公共事件场景通过数字化手段交互来产生延续的数字化资产。未来在城市里的游戏,每一个场景可能都是一套打怪升级的玩法,它可以埋在商业空间也可以埋在艺术家的工作室,甚至可以在博物馆。那这样的场景看起来像一幅画,但实际上它每个结点都可以扫码接入元宇宙。

  李季:感谢任鹏和怀洋的精彩分享,接下来观众有一些问题想与二位互动。目前数字化手办、礼品等产品开发成本如何?

  任鹏:以泡泡玛特为例,四年做到1000亿元,是因为年轻人喜欢用这种方式来消解孤独,他们的消费需求不是因为物质匮乏,有可能是因为情绪或者社交的需要,泡泡玛特一个盲盒的价格大概在69元左右,他们都是基础化的,没有太多应用数字化场景和高科技功能,当然,我们的手办、礼品的成本并不高,十元到几十元不等,但它里面嵌入数字IP,我们希望这样的手办可以作为一个流量入口和载体来作为场景交互的媒介,从而实现某个指定的中心商业街或是景区的数字门票和数字名片功能,同时每个持有这个手办的人能够在元宇宙里拥有一套完整的加密的NFT资产,这样,整个垂直的城市IP和NFT的融合机制就形成了。

  李季:好,谢谢任鹏。刚才怀洋介绍悉见构建的爻宇宙,“爻”来自于《周易》的爻卦,六爻的预测构成了周易六十四卦的基础。怀洋能否给大家介绍一下,为什么用“爻”来作为你们构建元宇宙的一个初心和起点?刘怀洋:我一直在推进虚实共生这件事情,一旦我们的物理接口等各种各样的条件完全成熟了,并且能够确保安全,虚拟世界我们是愿意进入的,因为数字世界信息交换的价值、能量和密度,以及它能够产生的经济效益是远超物理世界的,但人类毕竟是生存在物理世界的,我们不可能放弃物理世界。那对于我们来说,现在面临的最大的冲突是物理世界跟数字世界的冲突,我们想用这个“爻”字来表达数字和物理,消弭这种冲突,虚实共生,天地阴阳,形成一个相互赋能的的体系。虚实共生也是元宇宙在最起码30年内的一个发展趋势。

  李季:我再问怀洋一个问题,在元宇宙时代,流量入口和创新机会未来会在是哪里?

  刘怀洋:整个元宇宙的搭建是一个创世纪的“大活儿”,肯定不是某一家公司或者十家百家公司能做到的,甚至我们说广义的元宇宙它是一种状态,是一种人类文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它是所有虚拟资产、物理资产能够被交易的总和,元宇宙所涉及的各种各样的基础设施,无论是终端还是软硬件及中间的经济系统、交互系统,上层各式各样的场景应用,我们依据自己的能力选择从哪个点切入,越往底层越难,比如说基础设施、数据中心,或者是非常核心的技术组件,或者是硬件终端,这些都是大家可以去参与的机会。而原来在物理世界做的不是那么好的场景,其实可以重新去思考,尤其是文旅场景,因为它是受疫情影响特别大的场景,这些场景在元宇宙里边我们认为它可能焕发出来新的万亿级的产值。

  李季:好,感谢怀洋和大家的交流,为什么现在元宇宙受到Z世代的追捧和青睐,其核心原因是什么?如果没有大众的参与任何一个行业领域都很难做起来。今天我们探讨元宇宙为什么成为热点,Z世代对于今天这种财富的分化、社会阶层的分化、权力的内卷等产生不安、不平,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社会背景和推动力。接下来我想问一下任鹏,元宇宙未来的发展的路径是怎样的?

  任鹏:关于元宇宙的发展路径,我们也是摸着石头探路,现在这个阶段更多的来讲是一个数字孪生的混沌状态,元宇宙描绘了一个非常漂亮的乌托邦场景,往前走也是一个慢慢过渡的过程。我们逐步的一个版块一个版块地去探讨,首先是线上线下融合的版块,第二是数字经济导入之后产业赋能的版块,第三是元宇宙世界。一个元宇宙城市顶十个物理城市,这三层叠加才是一个城市总量价值。现在我们在第一步,着重于把一些优质的数字资产打包,生产出新的交互模式和玩法,线上线下融合。这个路径是线性的、螺旋式的、网状的。

  李季:好,谢谢任鹏,刚才任鹏也介绍了正在为一些主要城市构建数字文旅IP矩阵,那么数字文旅IP矩阵对于传统文旅行业会带来怎样的新模式和想象空间?也请任鹏和大家来互动一下。

  任鹏:其实想象空间已成为现实,我们现在在为各地的中心商业街区、文旅地产和文旅产业园区做数字化升级,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打造一个增量市场,这个增量市场的分账模式也很清楚、很健康,我们曾经为杭州的一个古镇做数字IP的小元宇宙的测试,效果非常火爆,尤其是对夜经济的拉动,因为年轻人很喜欢数字消费券和数字钥匙这种模式。在传统的旅游目的地受疫情影响的情况下,如果有数字化的赋能,这个体验感是非常好的。

  李季:传统文旅行业确实受到了疫情的重击,现在大家都在探索传统文旅行业的突破口,我相信数字文旅IP的构建会对传统文旅领域和下一步的消费场景的构建打开新的增长极和新的消费点。我想再和怀洋交流一下,元宇宙未来的一个终极的形态是怎样的?

  刘怀洋:这个线年大家共同奋斗的事情,其实我们在“爻”宇宙里边有非常有意思的背景设定,初、太、极,三大世界,三大世界是不同的状态,初世界里是地球的本体,太世界是虚实共生,但它是严肃的,里面所有我们要做的事都要尊重历史,尊重事实,尊重物理世界的地标,去进行复刻。极世界我们希望是完全新创作的,每个人都可以在里面发挥想象力。物理世界的稀缺性基础是资源的稀缺性,但在数字世界稀缺的是心流。在心流上产生的新经济学就是元宇宙经济学,这就是为什么几百个像素点构成的东西可以卖几百万美元,这个稀缺性能够激发想象力创造万物。我们希望通过好的技术,好的经济模型激发每个人的创造力,在元宇宙时代,想象力是第一生产力。未来可能会出现非常繁荣的数字经济状态,我们跟数字世界的链接变得更简单,用脑机接口或者是更直接、更高效的方式,最终回到一个点,这个点可能就是人类超级智能的诞生,每个人是这个超级智能的一个细胞,到那时就可以回答“人类到底是不是模拟程序”这种我们现在没法办法回答的问题,所以这个过程有点像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像一个纺锤体,最后凝结到某一个点,这个点可能是新文明爆炸的一个超新星状态。

  李季:现在可穿戴装备相关企业也具有很大的增长潜力,在虚实共生的早期阶段,如何看待这些企业的发展前景?

  刘怀洋:装备是非常重要的交互终端。我们现在看到的只有几家大厂,比如说Facebook、微软,国内也有几家做的不错的,它是一个迭代的过程,而且有不同的分支,AR和VR,它们是非常典型的两个极端。AR的大方向可能有不同终端,比如说AR眼镜,小车或者其他的AR更专业、更垂直的设备,VR方面可能会出现VR线下场馆,比如说大型的VR体验馆,再往后AR和VR会有合二为一的趋势,可以随时切换,然后是小型化,逐渐小型化到比如说隐形眼镜,再比如说让衣服或者手套都可以有非常好的反馈,最后到脑机接口。

  任鹏:Pandago有一个基本的底层逻辑,我们希望通过数字IP和一套云图系统去构建一个高效的数字赋能版块,某种层面上它是完全可以赋能到我们的企业和产业园区数字化转型上的,因为它是一套相对比较完整的系统,它还可以链接更广阔的资源。比如说疫情总会过去,如果你再去日本东京,纽约曼哈顿,更多是使用一些数字化的线上场景和元宇宙来增强旅游体验。在线下我们会做一些数字文化公园和城市地产版块,发起一些数字消费节、IP市集和相应的展览,希望把更多远在天边的国家的特产通过一套完整的数字推介和线下的接入机制链接,实现全球的资源流通和交互。

  李季:谢谢任鹏。有观众想问问二位嘉宾,未来要从事元宇宙行业,需要学习什么专业?

  刘怀洋:可能最近这十年大家发现计算机产业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AR、VR都在很快的迭代和变化。未来那些比较确定性的、流程化、工程化的事情逐渐的会被AI干掉,而人类更多的是发挥个人的特长,发挥想象力和讲故事的能力,通过想象力去创造更有意思的文化精神体验,所以我建议在文化和艺术创作方面加强学习。另外,AI的管理者也是一种新的职业,怎么样能把这些AI训练的更好,让它们能够老老实实干活,这也是一种方向。

  任鹏:元宇宙的铸造过程非常需要一些会讲故事、会设置场景的人才,所以美术工作者、创意工作者、编剧、导演等等,都是这个行业迫切需要的,元宇宙是充满想象力的。

  李季:元宇宙的到来对我们的传统教育也提出了很大的挑战,如何向自由式、复兴式教育转变,对我们社会和时代的产业创新体系和人才创新体系提出了一个新的话题。最后每个人用一句话结束我们的探讨吧。

  任鹏:元宇宙不光有星辰大海,还有前世今生,天问已经把祝融号送到了4亿公里外的火星,地球也仍然有讲不完的正负1000年的故事,我希望跟大家一起建立这个时代,体会这个时代。

  刘怀洋:元宇宙不是单个公司或者某一群人能实现的,它是一个新的社会状态,我们期待所有人能够发挥自己的才能,共建共享这个新的时代。

  李季:我们今天正处在未来30年的关键时刻,未来已来,让我们全身投入,共同迎接明天的开启。

  李季:在此,非常感谢凤凰网-风直播和搜狐焦点狐椒文旅的大力支持, 20万在线观众在一起用一个半小时共同探讨元宇宙对数字文旅产业未来的终极影响,谢谢大家。2021年12月3日元宇宙话题第二期《元宇宙的未来猜想与投资机遇》准时上线,欢迎各位同仁、各位专家、各位元宇宙的从业者继续参与进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